联系我们:
电话:(022) 25201057
25201128
传真: (022) 25201080
地址: 天津开发区宏达街21号泰达档案馆7层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会刊·新商界 > CEO访谈

用科技创新带给你健康微笑
—访天津金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静

来源:开发区国际商会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6-11-30 10:24:46  

  文/崔笑竹  摄影/郑刚

IMG_8.jpg

  天津金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耀集团”)组建于2001年,其前身为1939年创建的天津制药厂和1930年创建的伟迪氏制药厂,是一家具有80多年历史的大型制药集团。在70年代“抗美援越”时期,总理点名让天津制药厂和当时的东北制药总厂、上海华联三家企业,联合开发皮质激素产品。因为当时在越南气候潮湿,我国战士身上会生皮炎、湿疹,而美国兵则没有这样的情况,于是就把在美国战俘身上发现的药膏,拿到国内,由这三家企业联合,研制出了我国最早的氟轻松软膏。

  今天,金耀集团是亚洲最大的皮质激素类药物生产企业和全国最大的氨基酸原料药生产企业,已有9个产品通过美国FDA或欧洲COS认证,产品销售网络遍及欧美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金耀品牌在国际市场打响。作为中国历史最悠久的专业化小容量注射液生产企业和国内第一支氨基酸输液产品生产企业,金耀早已把创新、完美融入到企业发展的DNA中,公司董事长李静说:“企业未来做强做大,首先就是依靠技术创新!”
 
  居安思危,为未来先走一步
 
  在90年代末期,公司的激素类产品突飞猛进,占国内市场份额90%,占出口东南亚市场份额60%,在中国乃至亚洲的皮质激素行业树立起领导地位。2001年,由市委市政府批准,从医药集团独立出来,除了皮质激素领域,把氨基酸部分的原料药和制剂的企业、产品一同划归,成立了金耀集团。从2001年到现在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一直专注于皮质激素、氨基酸这两个领域。
 
IMG_1.jpg
 
  2009年之前,金耀集团的盈利主要依靠原料药。在制药行业里面,原料药的盈利的利润率很低,而制剂成品药利润率较高。当时集团的卢彦昌董事长认识到,集团未来的发展如果只靠原料药,做得再强也只是药品行业里面的一个小分支,产业链后面高附加值的那块缺失,未来的盈利能力也不过是1个亿左右,所以决定企业一定要转型。依托原料药的优势,向下游的制剂产品延伸,让企业“双轮驱动”,原料药和制剂两个轮子都要转起来。2009年对于金耀集团具有里程碑的意义,集团开始坚决贯彻战略转型和双轮驱动的发展战略,从研发、营销、生产整体配置开始全线发展制剂,到2013年底,实现了制剂和原料药的利润并驾齐驱。四年的时间,完成了企业转型。李静说 :“以前的企业就像得了‘小儿麻痹’,一条腿健康粗壮,另一条腿是残疾的,直到2013年,相当于我们把这条废腿锻炼支撑起来了,可以支撑整个人平衡行走。”
 
  2010年在天津开发区注册成立的天津金耀药业有限公司就是在转型期产生的一个企业。既然要发展制剂,就要进行资源的整合,把集团下几个制剂企业连资产带业务分期分批地装在金耀药业里面。在资产整合的同时,打破国有企业机制,进行改制,吸引外资即德福资本对金耀药业进行投资,到2015年最终完成了全部的整合和投资到位。从2012年白手起家,到2015年对开发区的税收贡献达1个多亿。“金耀药业对于金耀集团是具有非常重要意义的一家公司,既帮助企业进行了二次创业的转型,在转型过程中,自己本身也实现了快速健康地发展。”李静如是介绍金耀药业的重要地位。
 
IMG_3.jpg
 
  居安思危,未雨绸缪,金耀人总是想在前面,做在前面。在2009年企业转型之前,企业在研发方面已先行一步。2007年,集团建立了国际注册部,2008年开展了第一个ANDA项目。李静说:“坦率地讲,开展第一项目的时候,我们可以叫做‘无知者无畏’,不认为跟美国有多大的差距。我以前也不太认可国产药就不如进口药,但做完了那个项目以后我就知道,国产产品跟进口产品有一定的差距,很多细节方面的研究是空白的。美国的标准明确告诉你就得做研究,当我们把实验做上、把数据拿出来的时候,就理解了他要求你这么做的意义。所有工作的核心是要保证这个产品在市场上、在临床上有真正的疗效,同时要有效控制它的副作用。”
 
  有了2008年这个项目的经验,金耀后面所有的产品都按照美国的标准来做。2015年中国的制药行业提出了“一致性评价”,即国产药要和进口药在临床上的疗效,以及所有的理化指标要求一模一样,这个一致性就是国际标准。由于金耀在2008年先走了一步,所以到2015年国家提出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成竹在胸,而对于其他企业,则是一个不小的冲击。超前谋划为企业的发展争取到了时间和技术上的优势。“虽然金耀是个老国企,但我们在做任何事时都没有把自己当国有企业看,而是把自己纯粹地放到市场竞争里面,用市场的眼光看待自己的问题,看待自己的发展。因为这个市场不会因为你是国有企业,而给你更多的优惠政策和更多的机会。”李静这样对记者说。
 
  求索不止,为人类健康造福
 
  金耀集团把技术创新作为企业发展的生命线,在天津开发区西区建设了国家级技术中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天津药业研究院。自主研发的两项技术工艺“地塞米松生物脱氢”和“地塞米松系列产品新工艺”两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公司还先后掌握了“生物脱氢”、“生物氧化”和“生物降解”三大皮质激素核心技术,并已实现产业化,技术水平达到国际先进。2011-2014年期间,集团累计投入资金7亿多元用于科技活动,共开展科技项目研究100余项,实现新产品产值44.4亿元。依靠强大的技术研发实力,金耀集团逐步确立了在皮质激素领域的主导地位,在国内市场上拥有了话语权。
 
IMG_4.jpg
 
  金耀未来不光要在皮质激素的原料药领域做到全球领先,同样要在制剂这个领域也做到全球领先。制剂这类产品很特别,李静说:“人们都觉得激素不是一个好药,能不用尽量不用。但实际上,有些病必须要用激素,比如免疫类的疾病,哮喘类的疾病,也包括一些血液病。之所以一些患者包括医生都认为激素不好,是因为它的副作用太大了,所以我们决定要把激素类的产品做到疗效最佳、副作用最低,我们用各种各样高端制剂的技术去实现这样的目标。比如尽量让激素不被全身吸收,只在治疗的局部发挥作用,把副作用降到最低,这在国际上都属于行业领先、高精尖的技术。比如治疗哮喘,病人需要用吸入的制剂,吸到支气管、肺泡,只在这个地方被吸收,而不会被全身血液吸收。目前国内所有的吸入类产品98%依靠进口,2%是国产的,且疗效较差。目前我们引进了专业的人员、专业的技术,与英国Vectura成立了合资公司,在我们金耀制剂园内建成了新的工厂,新的生产线,包括研究院也有专门的实验室,有几个产品正在研发、注册的过程中,估计两三年内将有相应的产品上市。”
 
  金耀要求自己在这个专业领域里,通过高端的制剂技术把产品做到国际水平,既要出口又要在国内上市,集团的十年发展规划,要让制剂产品做到4-5个产品进入美国市场。李静相信,只要目标明确,道路正确,大家持续地努力就一定能够做到。
 
IMG_5.jpg
 
  无论是对于研究院的大力投入,还是对研发技术的不断探索,金耀都是从患者的需要和利益出发,国有企业勇于参与国际竞争,与其他药业巨头抗衡,承载了中国药企的一份担当。而更多的新药好药的诞生,归根结底是为人类健康造福,正如企业口号“金耀给你健康的微笑”。
 
  不枉青春,与企业共同成长
 
  李静自1993年天津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就进入金耀,即当时的天津药厂,先是在实验室做了八年的研发工作。在这八年的研发经历中,她从中药转向了化学药,并把技术标准、技术要求等全部掌握,而且自己做了两个项目。2002年,开始从事生产和质量管理工作;2006年到2014年底,做研究院院长。在做研究院院长期间的2009年,正逢公司转型期,李静来到集团一家亏损企业,带领企业扭亏为盈,并把这家企业作为金耀药业当初整合的核心企业,完成金耀药业的整体整合。
 
IMG_2.jpg
 
  在2011年做吸入剂项目时,与英国公司的合作是李静主谈的。当时吸入剂在中国市场一直被外企垄断,金耀在研发时因为没有国产的吸入装置陷入瓶颈,呼吸系统专家钟南山院士了解到英国一个公司专门做装置的研发,就介绍给金耀。从2011年阴历八月十五第一次跟英国公司会面,到2012年5月在开发区签约,仅用了七个月的时间。“为什么这么快?原来这家英国公司在三年前,就开始在国内寻找合作伙伴,但是在谈的过程中,因为程序繁杂就没有往下推进。当遇到我们的时候,对方觉得这个企业效率很高,做事真诚,加上我们拥有原料药和研发技术的基础,所以非常快地就签定了合资协议,并且当年就在园区里成立了合资公司。到2016年工厂全部建好了,进口的生产线也全部运行起来了。”李静说。
 
  因为全程经历了这样的一个合资、合作的项目,让李静理解了究竟该如何看待一个企业从资产评估到金融投资等过程中的方方面面。在金耀药业引进德福资本,进行合资的过程中,李静更清楚地认识到了投资者要企业做什么,而不是企业要自己做什么。
 
  从研究院一位普通的研发人员做到研究所的副所长,又从副所长被提拔为公司的总经理助理,一年之后成为公司的副总,再到今天的一把手位置,可以说,李静个人的奋斗与企业的命运息息相关,是与企业共同成长的过程。“这个过程,是对自身提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如果没有这个阶段,我现在可能也不能成为金耀集团的董事长。有了对一个企业全面经营管理的经历,才能站在企业整体的发展、规划、管理的各个角度去想问题,才能够把问题想得更加全面、更加宏观,这与从纯技术的角度看待问题完全不同。”
 
  尾声:既有春风化雨的笑容,又有凌厉敏锐的眼神,李静说:“在我自己整个成长的过程中,我体会最深的有两点,一是不断地学习,尤其在工作中养成学习的习惯,只要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我会向专业部门或者一线工人请教。第二,就是要把公司打造成人才发展的平台,为每个员工提供学习成长的空间。只有金耀有更多的人才,有更多的四梁八柱撑着这个企业,企业才能有长远的未来。”
 
  近两年有很多人在问她,你为了这个企业这么玩命,把工作标准定得这么高,你到底图什么?这个问题近来她想明白了。因为她把自己的青春都给了这个企业,如果这个企业不好,其实是对自己的事业和人生欠缺一个交代,至少,她觉得没有虚度青春,枉费青春。
 

 

上一篇:“不折腾就会停滞不前”
下一篇: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世界